鲁迪·戈贝尔是第一个在3月11日NBA联盟停摆前被检测出COVID-19病毒阳性的球员。巧合的是,在戈贝尔被检测呈阳性之前,他曾拿病毒开玩笑,显然,戈贝尔本人对病毒的严重性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所以,当戈贝尔犹他爵士的队友多诺万·米切尔(Donovan Mitchell)紧接着被第二个检测出感染呈阳性的NBA球员时,大家可能会猜想到,两人之间关系会变得有点微妙。

本周有传闻称,米切尔“不愿意”与戈贝尔和好,尽管他的队友已经为自己粗心大意的行为向米切尔表示歉意。上周日,戈伯特与《看台报道》的记者泰勒鲁克斯围绕他与队友的关系进行视频连线。戈贝尔并没有回避他与米切尔紧张的关系,他坦言:“确实,我们在确诊患有病毒后有一段时间里没有进行过沟通,但是几天前我们已经说过话!你知道,就像我说的,我们是专业人士,在这里我们都需要为这支球队赢得总冠军而拼尽全力。当然,每个人都有独特的感受,所以,人际关系从来都不是看上去那样完美。就像一对夫妇走进结婚殿堂那一刻,看似完美的状态下仍然会潜藏各种问题。更不用说队友之间的关系都远非那样完美。不过,归根结底,我们彼此都有相同的志向,并愿意为之而努力,这是能够成功的重要因素。我们都是成年人,我们会尽力克服困难,努力去赢得胜利。”

而米切尔唯一一次公开评论他与戈伯特的关系是在3月16日出席的《早安美国》节目时。当时,米切尔表示“实在地讲,我花了一段时间才冷静下来,我读了他的话,听到了他的话,“当主持人罗宾·罗伯茨问米切尔是否和戈伯特有过联系时,米切尔表示”我很高兴他没事。我很高兴我的问题也不大。老实说,我真的很高兴,只有我们两人感染了病毒,而整个球队是幸存的。”

不过,一些愿意挑事的美国媒体依然认为鲁迪戈贝尔的访谈有意淡化他与犹他爵士队友多诺万米切尔之间明显的摩擦,甚至夸张地认为戈贝尔现在是米切尔最讨厌的人,他俩的矛盾已无法调和。原因是在米切尔确诊新冠肺炎之后,戈贝尔依然没有认真对待病毒的危害,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他可能传染的人道歉。戈贝尔的态度让米切尔非常失望,这才导致米切尔不愿意原谅戈贝尔!

戈贝尔在确诊呈阳性检测后的几天里收到许多死亡威胁,而且他一再重申他和米切尔之间的任何问题都言过其实。恢复健康后的戈伯特表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死去,我们能做些什么来帮助他们,我们能做些什么来带来积极的影响。这就是我现在关注的问题。”

现在的戈贝尔的态度显然已经发生180度的大转弯,这是犹他爵士双子星关系改善的关键所在。接下来戈贝尔会努力通过联系米切尔帮助治愈新冠肺炎患者,逐步改善他们之间的关系。而这也是犹他爵士球迷最愿意期待的结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